NEWS

企業要聞

生日帖——祝福
來源:施工科學研究院 作者:何霞 時間:2019年11月5日 文字大小:【      

       偶尔,父亲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捏着嗓子问他是不是想我了。父亲严肃内敛,从来不曾表达这些,我是故意问他。所以当他煞有介事地说想我了,还抱怨我太久没有打电话回去。我差点惊掉了下巴,看看号码,没有打错呀!瞬间,心里软软的又酸酸的。总以忙碌为借口,一天一天就忘了时间。这一刻,仿佛时光变缓了,岁月变暖了。

       电话打勤了,父亲却又懒得理我,说不到两句就说,跟你妈说吧。把电话给母亲,然后我们家长里短地聊着,父亲又着急了。直嚷嚷,少说几句,少说几句,哪有那么多说的,电话费不要钱啊。每次我都乐不可支,却也听话地挂了电话。

       父亲还是那个父亲,只是改变了很多。小的时候条件不太好,我跟弟弟都在读书,父亲年复一年的在外头忙碌。除了家里的农活,空闲时候就出去打工。他本来就是很瘦的,从外头打工回来更显瘦小,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而年幼的我们根本不懂生活的艰辛,只顾着从父亲的行李里掏出平时不得见的糖果,甜甜的都是满足。

       大学毕业以后我就去外地工作,后来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弟弟读书读得多些,前两年才毕业工作。为了我们,为了家,父亲母亲就没有歇过,年复一年的操劳。这些年,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父亲母亲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搬了家,盖了新房子。虽然还是忙碌,但是看得出他们内心的丰盈和幸福。

        从前父亲很严肃,也很少笑,一天天都板着脸,我们姐弟回家都喜欢找母亲。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开始喜欢热闹,性子越发随和。喜欢花花草草,在院子里种了一溜的花,还到处搜寻好看的石头摆在院子里。我偶尔回去,他给我介绍,这是什么花,这块石头哪里来。我听着听着,就听出了改变,听出了故事,也听出了幸福。

        春天,映山红开得旺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了,“囡囡,映山红开花了,这几天最好看,红艳艳的跟火一样。哎呀,你也不能回来看看,我拍个照片,等你回来看呀。”映山红是他移栽的,长得很好,开花的时候很漂亮。后来我在他手机看到了那张他说“很漂亮很漂亮”的照片。是母亲和映山红的合影,花很艳,母亲微微笑着。看惯了高清图片,觉得那照片甚是模糊。但是父亲却说“怎么不清楚,很清楚呀。”我想父亲看到的是心里的美,与像素无关。

        夏天,石榴开花了,他又给我打电话“女儿啊,今年的石榴花开得好,就像打辫子一样。”嗯,我懂父亲的意思,那是花朵繁密,团团簇簇的样子,像我小时候编的麻花辫。只是我依旧没有时间回去。后来回家探亲的时候,还尝到了母亲留的石榴,从冰箱里拿出来,小小的,青红色,清冽甘甜。

        到了冬天,母亲在他的花坛里种了小青菜。天天浇着洗米水,油油的,长势喜人,却惹得父亲跳脚不已。我安慰他,绿色的青菜总比光秃秃的泥巴好看吧。母亲为了补偿他,将假花一朵一朵的绑在茶花树上,远远的分不清真假。惹得过往的行人都来看我家的茶花。让母亲得意的不得了,浑然不知道她的小青菜要成为我们的盘中餐了。

        春节算是一年中最悠闲自在的日子。父亲母亲虽然忙碌,却不觉得累,每天乐呵呵。正月,我们姊妹一起回去,家里热热闹闹的。我和妹妹的孩子更是闹翻了天,父亲也不说什么,还乐呵呵地带着大的,抱着小的去村子里玩。呵,我们小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待遇。我偶尔说起,他都说,那是以前是日子难过,没有心情。现在社会好,生活好,所以哪里都顺心,哪里都好。嗯,我深以为然。

       十月初十是父亲生日。前几日,打电话回去跟母亲说,我没法回去了。母亲哈哈笑着,她说还这么年轻过什么生日啊。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遗憾都没有给父亲母亲过生日。虽说每年都会回去过年,年中的时候也会回去看看,但是毕竟不是那个特殊的日子。父亲安慰我,有心就好了,生日也不过是平常日子。我知道他不在意的,记得去年,他过生日还在外面干活。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得知,心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今年,父亲五十八岁了。如母亲所说,还很年轻呢。我希望父亲会一直拥有这样的时光,慢慢老去。秋日的阳光灿烂温暖,我在远方遥遥祝福,祝福父亲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永远幸福!

【打印】【關閉】

已浏覽:32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