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企業要聞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我的三次親身見證
來源:基地管理局 作者:馬季煌 時間:2019年9月26日 文字大小:【      

六十二年前,我從江西上猶水電站來到建德新安江,將我一生奮鬥的多半時光留在了這個地方。至今轉眼二萬多天過去,我回首望向這片土地,哀吾生之須臾,羨新安之無窮,感歎時間都去哪兒了?

時間去哪兒了呢?她就在高速、平穩、舒適的杭黃高鐵上。建德是七山兩水一分田,交通不便,五十年代的時候,我們很少去杭州,因爲去就得一天。八十年代,到杭州要5個小時,一路上顛簸擁擠。俗話說“要想富,先修路”,十年前杭新景高速把時間縮短到兩個小時,前段時間我體驗了一次家門口的高鐵,50分鍾就能到達杭州。我見證了距離從“咫尺天涯”到“天涯咫尺”。

時間去哪兒了呢?她就在噪聲嘈雜、塵埃漫天的山洞裏。1957年我隨十二局壩基開挖隊黨支部書記楊榮貴同志一起進山洞考察進度。我看到當時朱家埠到嶺後的山洞灰塵滾滾,工人們一個個都像猛虎似的打風鑽,滿面灰塵看不清對方是誰,滿身滿水滲透了全身的衣裳。在那個生産力落後的年代打隧道都是工人提著風鑽一點一點開出來的。在改革開放以後,我看到的是我們的工人走出國門坐在帶著巨大鑽頭的多孔多臂鑽機上,緩緩的駕駛這個大塊頭開進山洞中。我見證了我們的技術從“叮叮當當”到“轟轟隆隆”。

時間去哪兒了呢?她就在這凶猛又溫順,冰冷而溫暖的江水裏。現在的新安江冬暖夏涼,滋養一方水土。但你可知道,在水電站建設過程中,我們遭遇到了多次洪水的襲擊,我看到了女船工許菊竺爲了搶救國家財産,被急流沖翻,就這樣被洪水擄走了生命,當時只有18歲。這冰冷的江水中,還流淌著溫暖的烈士的血液,正是有他們的付出,才換來了現在新安江畔的美景。見證了我們的環境從“野蠻生長”到“風調雨順”。

時間去哪兒了呢?她更體現在生活品質的飛躍上。剛到新安江的時候,這裏只是零星分布著座矮平房的小漁村。隨著水電站的建成,縣人民政府遷至新安江,在共産黨的正確領導下,我看到了新安江城區在不斷生長擴大,我們從泥瓦房搬進了高樓住房,從屆時自行車變成了如今家家小轎車。我見證了生活條件從“咕噜咕噜”到“夠了夠了”

橙黃橘綠,那是豐收之際的喜悅;開閘泄洪,那是蓄勢再發的召喚。從當時孤身一人到在新安江後的開枝散葉,我很自豪能見證這座城市的時代變遷,很榮幸能夠爲她貢獻我的青春和力量。我希望年輕的同志能夠把我們手中的火炬傳遞下去,讓建設家鄉的火焰燒得更旺,傳的更遠。

【打印】【關閉】

已浏覽:804次